JavaScript下拉菜单

   主办单位:保定市人大常委会  

 

您当前的位置:保定人大 -> 理论研讨 -> 主任笔谈 -> 文章内容  

栏目导航

 

记住陈文增大师

作者:保定人大  来源:本网整理  发布时间:2019/6/3 16:12:22  
 

记住陈文增大师 
 马誉峰
    我与陈文增先生相识于20世纪90年代初。那时我在河北省委组织部负责人才研究工作,陈文增先生是河北省拔尖人才。当时我们都认为他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一定会给我国失传近千年的定瓷文化注入新的活力,并在当代焕发出异样的光彩。时至今日,我想他做到了。
    陈文增先生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更是千年定瓷传统技艺的传承者。1972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期间与周恩来总理谈话中提到定瓷一事,定瓷艺术被外国领导人如此重视,一时间蜚声国内外。周总理考虑到定瓷技艺彼时已经失传的状况,专门做出了“恢复定窑”的指示。此后,恢复定窑成为一项重要的文化工程。当时有关部门、社会各界响应周总理的号召,恢复定瓷生产的大军规模达到近千人。但是当年普遍的情况是:大家都知道定瓷历史,不知道定瓷工艺;都知道定瓷产品,不知道定瓷的文化内涵。艺术品毕竟不同于工业品,虽然每个人都目标明确、热情高涨,但却缺乏将构思、想象变为成品的路径和寻根索源的韧劲。在很多人的印象中,甚至在许多专家、收藏家的眼里,定窑只是失传了的历史过往,除了一些遗世珍品就只有灵山脚下的定窑遗址还能证明其曾经的辉煌,而在当代充其量也只是算作文化记忆。殊不知,那个庞大的定窑遗址在陈文增眼里却是一幅蕴藏着无数神秘、无限魅力的“藏宝图”,而对这幅“藏宝图”密码的破解倏忽就是一生。作为定窑故乡人的陈文增先生,因对家乡物华天宝的珍视和崇高的社会责任感,义不容辞地担当了这一重大课题,一干就是几十年,把失传千年的定窑以全新的面貌展现于世人面前。在没有任何工艺记载和技术资料的情况下,对定窑工艺过程、造型风格、装饰特点以及文化背景进行了全面破译。使定瓷工艺再现于世,并形成了造福一方、享誉全国的文化产业。在当代陶瓷界、工艺美术界,定瓷以其高贵、洁白、细腻,而在中国五大名瓷中熠熠生辉。陈文增以对历史高度负责的精神,用一生的时间致力于做好一件事——将定瓷这一失传的宝贵技艺挖掘恢复、发扬光大,在中国的陶瓷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恢复定窑是一项庞杂浩大的系统工程,单靠一时激情、一腔意气远远不够,对此陈文增有很深刻的认识。为做好恢复定窑工作,他与蔺占献、和焕三人为核心,组成了几十人的攻坚创作团队,一路披荆斩棘、筚路蓝缕,共事三十余年仍然秉承初心、肝胆相照,推动定瓷技艺不断发展,直至摘得桂冠、震惊国际,他们三人被誉为“定瓷三杰”并传为佳话。
    广博的胸怀涵养洞察历史的远见,当代定瓷不仅汲取了传统文化的精华,更是发挥了中国式文人的智慧。陈文增以瓷、诗、书三联艺术开创当代文人陶瓷之先河,入选上海大世界基尼斯之最彪炳史册。对于定窑的恢复,陈文增曾说:“中华民族的未来和希望,不在于我们已经拥有它,而在于我们应该如何去认识和发展它。”“定窑复兴时期中国定瓷之父”是媒体给陈文增的赞誉,因为陈文增先生不仅仅是给了定窑以新生命的人,也是给了定窖存续能力,给了定窑方向及未来的人。“2015年陈文增瓷、诗、书三联艺术美国巡展”获得巨大成功,以华裔政要、文化大家、行业名人为访谈对象的美国中文电视名牌栏目《纽约会客室》特邀陈文增做客,分享其定窑复兴故事。从陈文增三联艺术纽约巡展中,美国及世界人民解读出广博深厚的华夏文化魅力和步履坚定的民族自信,开创了中国定窑走向世界的时代篇章。陈文增凭借着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韧劲和执着,在定瓷事业上登峰造极,获得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
    对于做出伟大业绩的人物,我们习惯于突出其奋斗历程的艰险和环境的恶劣。而对陈文增先生来讲这四十年真的很艰难:母亲、父亲先后病逝,自己没有在床前尽孝;结婚之日,新娘接回家,自己却还在窑场忙碌;妻子生产,丈夫不在身边,去医院途中儿子生于荒郊野外;小儿襁褓染恙夭折,作为父亲没有看见最后一眼……这些人生片断任何一个都足以浇灭一个人创造美好的激情。但是陈文增为了定瓷事业毅然收起了这些痛、疚、伤、悲。所谓“有志者事竟成”,陈文增成功恢复了定窑,并发展创新,使一个初具规模的河北省曲阳定瓷有限公司成长为当代定瓷文化产业的旗舰企业、行业标杆。之后,困难挫折又接踵而至,工艺品“熊市”骤然降临。一连串的打击和磨难,并没有使他丧失斗志,他仍以昂扬的斗志和饱满的热情,紧紧把握创新要素,驱动转型升级,使定窑文化产业在艺术和日用品两条轨道上并驾齐驱、行稳致远。
    大约是在2010年的春天,我调任保定工作不久,即到曲阳县调研,并特意看望了陈文增先生。有感于文增先生对定瓷文化的热爱和艰辛付出,我曾赋诗一首相赠:
    在考验和磨难面前,陈文增先生既有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智慧,更有千磨万击不改其志的勇气和坚持。
    2016年6月12日,文增先生因积劳成疾溘然而逝,享年62岁,令人痛惜万分!值得欣慰的是,今天的定瓷事业欣欣向荣,青年才俊辈出,“陈文增定瓷艺术馆”在曲阳落成开馆,“中国·定瓷文化小镇”也已经谋划建设,文增一生痴迷的定瓷及其技艺不仅是保定的名片、河北的名片,更加冕了“国礼”的光环,已闪耀于全球艺术珍品之林,我想文增先生可以含笑九泉了。
 
    陈文增,定瓷发展史上的里程碑式人物,我们应当永远记住他!
 
2019年6月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收 藏]
 

 

主办:保定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技术支持:民主法制网